吉林热线-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房产-女性-健康-旅游-科技-家庭-理财-整形-美容-母婴-时尚-数码-家电 Rss
当前位置: 吉林热线 > 孟云飞:《心正笔正 楷书新规——柳公权》

孟云飞:《心正笔正 楷书新规——柳公权》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 2014-05-09 16:34 编辑:系统采集

  颜真卿以其刚烈的品格,浑穆的书法而名垂青史。在楷书领域,有一位书法家能与颜齐名。作为朝廷的专职书法老师,当时的公卿大臣家碑版,若不请其书丹,就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此人乃晚唐著名书法家柳公权。

  一

  柳公权(778——865),字诚悬,京兆华原(今山西耀县)人。历任穆宗、敬宗、文宗三朝侍书学士,谏议大夫、工部侍郎,太子宾客、太子少师,人称“柳少师”。楷书四大家之一。

  柳公权的父亲柳子温,官职丹州刺史。兄柳公绰,官至检校左仆射、太原尹、河东节度观察使。这样算来,柳公权家境不错。他十二岁即可作词赋,“诚悬十二工吟咏,元和天子知姓名”。稍后即精熟《左传》、《国语》、《尚书》、《庄子》等。宪宗元和三年(808年)进士,秘书省校书郎。十四年(819年)为夏州刺史李听的掌书记。翌年入京,被唐穆宗召为右拾遗,充翰林侍书学士。敬宗时,官至兵部郎中。文宗朝,历中书舍人、谏议大夫、工部侍郎、右散骑常侍。柳公权是朝廷的专职书法老师,宣宗时,曾于朝廷之上现场书写。排场之大,可比当年李白:军容使西门季玄捧砚,枢密使崔巨源拿笔。 武宗朝,初任集贤殿学士、兼判院事,后任太子詹事、宾客。咸通年间,以太子少傅致仕。咸通六年(865年),卒。享年八十八岁。

  二

  为人正直,敢于谏言的柳公权倒也是位有故事的人。这里略陈一二。

  一次唐文宗与六学士讲起节俭的事。当提到汉文帝的节俭时,文宗举起自己的衣袖说,我的衣服已经浣洗过三次了,还在穿。学士们当即赞咏皇帝的节俭之风。唯有柳公权不语。文宗问起,对曰;“人主当进贤良,退不肖,纳谏诤,明赏罚。服浣濯之衣,乃小节耳。”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吓得发抖,惟柳公权“辞气不可夺。”皇帝说。“极知舍人不合作谏议,以卿言事有诤言臣风采,却授卿谏议大夫。”第二天降旨。

  其实柳公权敢谏的故事中,为后人津津乐道的,是“笔谏”。这则故事新旧《唐书》均有记载。

  唐穆宗在太子时,就很喜欢柳公权的书法。也是因为在书法才将柳公权召入朝廷的。唐穆宗是位骄奢荒纵的皇帝。有一次,穆宗询问用笔方法,柳公权说:“心正则笔正,才可以称为笔法。”穆宗听后,变了脸色,知道柳公权是以笔法来进谏了。

  柳公权直言敢谏、刚直不阿的品格为后人称颂。

  三

  柳公权所处的时代,唐代的高峰期已经过去,盛唐气象不在。国势衰微,文人地位其实也不如从前。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柳公权依然坚持对书法的热爱,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广泛学习,自成一家,创造了“柳体”楷书。从《旧唐书》记载来看,远追魏晋的钟繇、王羲之,近学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陆柬之等人的楷法。苏东坡以为他还学过颜真卿,说柳书“本出于颜,而能自出新意。”范仲淹在《祭石学士文》中,将颜柳并称。后人遂以“颜筋柳骨”称之。终于使书法在晚唐再见高潮,影响深远。

  作为唐穆宗、敬宗、文宗三朝侍书,柳公权担任宫廷高级书法老师达二十年,书名显赫。 所书碑版甚多。传世作品有《金刚经刻石》、《大绝禅师塔铭》、《玄秘塔碑》、《神策军碑》、《西平王李晟碑》、《冯宿碑》等。

  柳公权二十四岁,就有书名, 就曾应邀作《河东节度使李说碑》,然而此碑已亡佚。可见到的柳公权的早期作品,以《金刚经碑》为代表。书刻于长庆四年(824年),立在京兆西明寺。四十七岁书。《旧唐书·柳公权传》记载:“书上都西明寺《金刚经碑》,备有钟,王、欧、虞、褚、陆之体,尤为得意。”其下笔精严,字势纵长,中宫紧缩。宋董逌云:“诚悬书金刚经, 柳玭谓备有钟(繇)、王(羲之)、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陆(柬之)之体。今考其书, 诚为绝艺, 尤可贵也。”(《广川书跋》 ) 此碑虽不是柳公权的成熟作品,然而,可见他当时刻苦临习,学习优秀楷书作品,为今后形成自己独特的“柳骨”风貌,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五十多岁的作品如《西平王李晟碑》等。真正成熟的是他六十岁以后的作品,柳公权以饱满的创作热情,书写了大量碑刻,如《冯宿碑》、《检校金部郎中崔稹碑》、《淮南监军书元素碑》、《玄秘塔碑》、《神策军碑》等,其中最著名的是《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

  《玄秘塔碑》全称《唐故左街僧录内供奉三教谈论引驾大德安国寺卜座赐紫大达法师玄秘塔碑铭并序》,裴休撰文,柳公权篆额并书丹。共二十八行,行五十四字,于唐会昌元年(841年)十二月立,现在陕西西安碑林。写此碑时柳公权已经六十四岁,全碑点画精到,笔势内敛,结体森严,骨力洞达,字字珠玑。清王澍《虚舟题跋》云:“诚是极矜炼之作。”明王世贞《弇州山人稿》云:“此碑柳书中最露筋骨者。”是后世学习楷书的范本之一。

  《神策军碑》全称《皇帝巡幸左神策军纪圣德碑并序》,崔铉撰文,柳公权奉敕书丹。刻于会昌三年(843年),记述唐武宗李炎巡幸左神策军事。此碑是柳公权六十六岁时所书,点画丰匀,顾盼生姿,结体俊达,法度严谨。与《玄秘塔碑》相比,更为俊朗。 清人孙承泽在题跋中称:“柳学士所书《神策纪功圣德碑》,风神整峻,气度温和,是其生平第一妙迹。”如辕门列兵,森然环卫。

  《玄秘塔碑》和《神策军碑》是柳公权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柳字中宫紧收,骨力劲健的风格一览无遗。

  七十岁以后书写的有《太子太傅刘沔碑》、《高元裕碑》、《魏公先庙碑》等。书风趋于平和、散淡。柳公权书法如深山得道之士,修炼已成,神气清健,无一点尘俗。

  柳公权以楷书知名于世,其实行书也有自家面目。如《蒙诏帖》等,此不赘言。

  四

  柳字的笔法特点是方圆并用,方笔为主。逆势入笔, 坚挺方折, 圆融饱满,线条劲直之力。字的疏密大小,各得其宜,不因笔画繁简改变字的大小,而是通过笔画的粗细来求得视觉的平衡。

  柳公权作为颜真卿书法的继承者,继续发扬颜真卿的变革精神,建立楷书新的法则,创造了更加规范、精美的楷书。在书坛上,为晚唐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苏轼评价说:“柳少师书,本出于颜,而能自出新意一字百金,非虚语也。”

  五

  关于柳公权的“心正笔正”的含义,历来争论不休。

  苏轼、杨宾、梁同书等认为,柳公权此言主要讲是讲用笔。苏轼在《评书》中曰:其言“心正则笔正”者,非独讽谏,理固然也。世之小人,书字虽工,而其神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不知人情随想而见,如《韩子》所谓窃斧者乎?抑真尔也,然致使人见其书而犹憎之,则其人可知矣。苏轼认为柳公权的重点是讲技法。

  清代杨宾在《大瓢偶笔》记载:柳诚悬“心正则笔正”一语:余虽于三四年前指为千秋笔决,扫却”笔谏”之说,但究未实在体验,大段以一念不杂为正。戊子四月望后一日,在黔使院见山书屋作小楷,觉弩,策、波、磔至后半心辄动。动即偏,偏即坏矣。乃沉其心而正之,往往十得七八。”杨宾认为心正就是“一念不杂”,指运笔而言。

  而清代的刘熙载并不这样认为。他在艺概里说:“故书也者,心学也。”这里,不仅仅停留在技法层面,而是将书法与书写者的心性、修养结合起来。的确,书法是书法家心理轨迹的外在流露,是书法家生命哲学的具象思考。一个人胸次的高低,学养的贫富,虽然和书法构不成直接的对应关系,但是,可以形成某种微妙的暗示。这一点,先于刘氏的黄庭坚、苏东坡等人是坚定的信奉者。

  其实,“心正则笔正”或许还可以从初唐孙过庭那里找到一些脉络。孙过庭在讲到“五乖五合”时,有一条是“心遽体留,一乖也。”而对于热衷浮华的穆宗来说,静不下心来,怎么能写的一手好字呢?

  时下是以瘦为美的时代,“骨感”成了一个令人心动的词语。素有“颜筋柳骨”之称的柳公权,他的“骨”又美在何处呢?在这点上,需要说明的是,柳公权给我们的不是一种立体势态,而是一种力量感受。

  (孟云飞: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艺术学博士后)

只为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 广告,发稿等业务 请联系 吉林热线业务联系

吉林热线-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房产-女性-健康-旅游-科技